CONTENT

冇人共鸣

“冬天给我的回答”

文/了了


我这前二十几年,冬天都和我过不去。

曾经的沉默和无言,被风割裂的双手,冬天终将带走我的苦痛。



我躺在床上,望着落地窗外的蓝天,悠悠白云间,树梢伴鸟莺。

斜阳照到阳台的亮度,恰到好处的温度,一切都舒适得如同读书时候,躺在宿舍床上偷懒的样子。


以后,还有谁值得等吗。


冇人共鸣


世界那么大,我想应该还是有的。



我问起Lily,毕业工作前后有什么感想。或许是我提出的问题太过浅显,实际上我并没有得到想要的回答。

甚至是从我许多现读大四的朋友的口中,也得知了大家甚至无比想早早工作的想法,这对于早早就毕业的我来说,感到困惑。


我那时有多不想离开学校,多不想离开佛山。如今回想起,自己在最后一年确确实实荒废了很多,很多的时间。


冇人共鸣


甚至于对我的舍友,我很遗憾,也对他们感到抱歉,和他们相处最后深刻的记忆只停留在拍毕业照前的日子(我们学校是十二月拍)。


我好像记得,我和他们好久没开黑,好久没打火锅。甚至见到胖狗的最后一面,竟是一个逃课的午后,看着他背着一个大包走进我们宿舍,我起身揉着惺忪的眼


“走啦?”

“走了喔,拜拜。”


我的舍友在之后的几天,一个接着一个的离开了,而我依然守在电脑前,玩着我那该死的Ps4,盯着发光的屏幕,直到深夜。时而回头望着空旷的宿舍,抽着四十五一包的荷花。


冇人共鸣


然后迎来最沉沦的半年。


这半年的时间,做过销售,做过兼职,甚至是狗贩子,买了新手机,买了很多烟,做了这么多,心头的哀伤和不解循环交替无法止住,刺激着脆弱的头颅。

本该拿来实习的时间,更多的时候依然是叼着烟对着电脑玩游戏,挥霍着无用的流逝。


他们不是没回来看过我,印象中每一次都下着大暴雨,阻隔了时间,他们依然风雨无阻,每次都在劝我,而我也很差劲的,每次都提一些丧气话。每次聚餐的告别,都令我的无言多添几分。

我开始承认,我的优柔寡断曾给不少人带来困扰。


冇人共鸣


我常想,在中考英语时,我申请提前离开;在高考英语时,我同样申请提前交卷离开考场,人生重要的两次考试还没结束,我的目的都是为了奔向网吧,迫不及待一分钟都不愿意待在学校里。


冇人共鸣


而我在大学毕业的最后一天下午,才从宿舍搬出来,明明之前这半年有很多时间可以筹备,却一直拖到毕业典礼那天才总算搬出来。


我记得那几天佛山一直下着大暴雨,而我最后自己一个人开着载满行李的车,顶着风雨开到广州,搬到自己的新“家”。从此开始了一个人独居的生活。


我看过网上所说的孤独等级,原来自己不经意间就经历的第九级。

现在我才晓得当时的自己有多难。


说实话,我觉得自己是被时间推着走的,现在回想起自己为什么会这般拖拉,大概是不愿意离开这种被青春包围的感觉,慵懒、阳光、奶茶、友情让这里的空气都格外美好。


在这段时间,我的人生反反复复的经历了许多离别,它既有不那么值得说起的离职、毕业,也有铭心刻骨的分手、死亡,足够深刻,足以让我失魂落魄,而我裹在来来往往的浪潮中,缓慢前行。





至少从一月到十一月,我常常会痛苦自抑,因为我只要停下来,悲痛就会袭来,哪怕是简单的发下呆。


冇人共鸣


我回来咯。

每次回到出租屋中,一打开门,我都会说:我回来咯。

然后环顾四周,安静的空气回荡着我的声音。



毕业后我常对着空荡的房间说“我回来咯。”好像显得自己不那么孤独的样子。


唯独没有自己煮过饭,我不擅长。


我甚至常常会觉得很神奇,前两天我还在学校感受着找工作找房子的压力,今天就已经换了一个地方睡觉吃饭。像魔术中的移形换位,令人有一瞬间的匪夷所思。


所以,比光速还快的,就是物是人非了吧。


冇人共鸣


我曾在深夜卖醉,一路从公园前吐到江南西,再从江泰路吐到东晓南,差点翻倒在垃圾桶里,一个路过的女孩被我吓到,后来她安静地递过来一包纸巾就走了。

那天夜太黑,遗憾得是没能看清她的脸。


后来我再次清晨经过东晓南的宵夜档,空无一人的街道上一个男人独自昏坐在椅子上,地上满是秽物,空气中散发着强烈的酒精味。

非常恶心,可我不禁难过,像他这样宿醉的人,没有一个人愿意陪他。



有一次下班路上看见一个外卖小哥叼着烟,摸了半天的口袋,最后我递上了手里廉价的机给他他诧异了一秒,一直说谢谢,我笑了笑,挥挥手就走了。


觉得孤独,无非就是把满足感寄托到了别人的身上,当没有“别人”陪你的时候,这个扑空,这个落差,就叫孤独。


寄托在别人没有什么错,但你要承受相应的落差。

我建议,在自身建立满足感。


你一个人看电影的时候,可以专注电影的内容,和对它的思考,而不是一昧想到自己独自坐在黑暗的电影院很凄凉。



冇人共鸣


后来有个朋友问我喜不喜欢佛山。

我本想告诉她,那里曾是我的最快乐的地方,可以为了许多事情去不顾一切,我还有好多好朋友在那。

可是想着想着,我就有点低落难过,说不出话来。


我并不喜欢哪一座城市。


后来我才知道,回去一个地方,要始终怀着积极开心的情绪,才能真正实现开心快乐,而不是为了得到快乐,才回去一个地方。


所以我终于十二月份回去了佛山,回到了学校,交代完自己的患难。


等着朋友们的下课,一同走在人来人往的星光大道。


在新一届的换届大会,看着前方的这个舞台,我曾在上面跳过舞,演讲过,熟悉的面孔渐渐少去,陌生的面孔多了起来,内心都变得波澜不惊。


我告诉他们,我有种飘渺的、恍如隔世的感觉,虽然和以前的日子并无两样,上课下课,睡觉吃饭,但身后飞速的光影,已一步步,一步步,实实在在变得陌生了。


唯独宵夜街左岸的烤鸡腿,是广州吃不到的。


冇人共鸣


我常常喜欢用“飞速”来比喻时间的流逝,因为在高铁上,地铁上,时间让孤独与地铁的悲鸣形成共振,在轰隆声中呼啸而过,直至崩溃,掠过身后的风暴,就是不断消散的时间。


我想校园里已经没有我的“窝”了,旧时的校园已经变成一个旅游景点,买了门票看过了风景,有留恋的地方和人,当那些人都离开的时候,我就实实在在不属于那儿了。


看到爱情公寓5三十四集时,我会不由得联想起自己搬出前的那段心境,同样有期限之日,同样要告别每一处都很熟悉的地方,同样舍不得一切,和我的朋友们。


那些心丧,无法挣脱的瞬间,在无数个读秒间,悄然淡去。最后在岁月里沉淀下来的,是过去美好的记忆,是每一次聚会,每一顿饭,每一首歌,每一句话由每一个不用的朋友带来不同的回忆,共同凑成了最难忘的青春。


我知道了离别乃成了人间常事,能做到的,就是尽量开心的,度过最后的时光。带着它们度过每一段时光。


冇人共鸣


我想没几个人像我这样,停留了这么久。也许我要用不断的闪回,几经反复,才能认清自己离开的完全。


后来我想通了,人越是躲避,就越是挣扎,总要在某个时刻回顾自己的过往。
我彻底剪去了我留了半年的长发,这样子的差异也令我愕然,但我记不起是什么时候好起来的。


现在的我已经有足够的勇气去正视以往的几年,它展示了我的颓态,我的悲痛。这般分崩离析的、却充满了幸福的过往带给我的伤痛,终于消逝。


那些美好的、悲惨的记忆终究停留在了过去,变成了只能拿来回味的往事。


冇人共鸣


安心才能开心。

我见过把妆哭花了的女孩,抱着医院CT袋子抹眼泪的女人,趴在栏杆前吃肠粉的男人,抱着孩子的老人,以及大多数的形色匆匆的上班族。


而今回头,才发现自己真的走了很远很远。那些很难的曾经,大致已风轻云淡。


身后的校园,终究变得陌生起来,身后的人,也终究会被时间推开。看到去路模糊不清,我不禁加快了脚步。



以上,近况。

祝你,周末快乐。

然后,身体平安。

最后,好好吃饭。

-The End -
本作品版权归冇人共鸣所有
欢迎分享至朋友圈

Comments | 8 条评论

  • 回复

    你还差个左岸的鸡腿图

  • mosqume ( 韶华一笑间 )

    回复

    我大学时候还是个宅男,天天在宿舍打机

  • 智慧小鸡 ( 韶华一笑间 )

    回复

    都把我看哭了,娃哈哈

  • 枫叶洲 ( 韶华一笑间 )

    回复

    感悟太深了,些许泪痕。

    祝你,周末快乐。

    然后,身体平安。

    最后,好好吃饭。

  • ZAERA ( 韶华一笑间 )

    回复

    痛苦、迷茫并快乐着,这何尝不是生活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