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NTENT

冇人共鸣


冇人共鸣



第一次到这儿时是冬天,那时我还是个狗贩子。


富力海珠城


富力海珠城的海底捞,犒劳了我多次,可我还是记不得地铁站内直通地面的路。


以往的我,都是在公园前的惠福东热麦店点好喜茶等朋友们,谁知唯一一次选错地址,就错选了富力海珠城,并下了单。看走眼的我,只好慌慌张张临时通知更换集合地点,第一次聚餐就出幺蛾子,多多少少带点焦虑,毕竟那时我对那块儿也不熟。


冇人共鸣

B出口


还好,久未逢面的老同学们没有对我重拳出击。

尽管没人和我一样喜欢喝多肉葡萄,但在等候的时候大家畅快的聊天,店里充满了快活的气息。


冇人共鸣

多肉葡萄


大家还在海珠城一起吃了顿饭,吃的什么我忘了,尽管那次聚餐人数不多,见到这么多曾经熟悉的面孔围坐在一起,热气腾腾的场景,还是令我欢喜不已。


原来不只是公园前有这么多吃的。我觉得这里以后我可以常来。

我们也可以。



后来再次去到海珠城还是冬天。

我站着,看着冬日的阳光洒满广场,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是细看是银联举办的捐款活动,我从POS机上打印到了小诗人的诗歌,非常简单的话语,有些时候往往有力量,让我那个冬天没那么难熬,寒风也带了些温度。然后上到金逸影院独享了IMAX的《星球大战9》,完了后自己去了海底捞。


冇人共鸣

E出口


江南西地铁站


江南西E出口便是天桥,天桥下是一家水果店,之所以印象深刻,是记得它冬天只卖草莓,后来夏天只卖榴莲。一上来就能闻到飘过来的味道,价格大致是坑人的。

还有一批乞讨者也在这天桥底下乞讨,他们用残缺的四肢挥舞着属于自己的故事,抑或是用粉笔在地砖上控诉着什么,真实性我也无从得知,而路人也是匆匆路过,眼神不停留多一刻。



听说朋友从武汉回来,就约定在江南西的「点都德」见面。我也是第一次去那家门店,用手机导航直走,很轻松的就找到了,木制的牌匾倒显得低调,稍不留神就可能走过头。


后来上班时常常在这条路碰到夏彬,我高兴的拉着他用着仅有时间叙叙旧,意犹未尽后还叮嘱他。

“得闲饮茶。”

“点都德就在楼上。”


下次一


彼时的我像失魂落魄的流浪汉,在街头迷茫的寻找。对新的事物感到胆怯,甚对光晕眩都要躲避。甚至去医院做的检查,也是一拖再拖。


冇人共鸣

E出口


后来的我怎么也不会想到,自己会阴差阳错的到江南西上班,仿佛一切都要被命运安排。我常想,要是我早一点来,就好了。


指定我能早一点好起来,可仔细想想,以我毕业时的状态和遭遇,大抵是不可能的。

跌落谷底之后,至少是爬起来了。


那样子的黑暗,是不想再去经历多一次了。


后来很多习惯,都是不经意间养成的。


比如上班前到便利店买一瓶农夫山泉,便利店就在万松园街市入口右侧。掐指一算,我应该买个水瓶去装水喝的,可对于我这样的懒人,还是每日买一瓶矿泉水实际,矿泉水自由,也是一种便携和轻松。


冇人共鸣

街市


万松园街市


路过的万松园街市,在疫情期间几经萧条。

万松园路非常窄,门关前的小斜坡可能导致雨天雨水倒灌,勉强能通过两车道,年久失修的路面坑坑洼洼,行人常常要避开疾驰而过的小轿车或者电动车。



一路过去都是老旧的杂货铺,烟酒档,卖花的,卖拙劣的工艺品的,靠近菜市场那头,便都是卖吃的了,贩子们大约也是上了年纪的,索性就地摆起了地摊。路两旁的繁茂的老树叶遮天蔽日,少有施工队来修剪,一同遮住了里巷一栋栋老旧的楼房,为整条万松园路提供了夏天的荫凉。


冇人共鸣

大卫食杂店(左一)


卖烟的「大卫」,门面非常小,玻璃橱里也就二十来种烟。

大卫难道不是那座人像雕塑的艺术品的名字?

这类老烟铺是没有进口薄荷烟的,但「荷花」竟也是35一包,这和我早年在祖庙的铂顿城脚下一个老烟铺是一样的价格,我感叹有人情味的老店铺反而更令人信任,可惜的是,我早就不吸烟了。


冇人共鸣

荷花


而我现在看到「荷花」就会想起祖庙,想起岭南天地,想起同济路,想起K5。

接连不断的闪回,如同人群中的来来往往。


会想起一切的一切,可味道开始变得醇厚、香甜。就如同「荷花」一样,吐出的清烟也是带香气的。


冇人共鸣

雅致

紧贴「大卫」的是一家「雅致」老发廊,简洁的瓷砖,昏白的灯光,让整个环境的光线都蒙上一层灰暗,沙发不知坐上去会否发出嘎吱的呻吟。营业时间9:30-18:00,这生意避开了高峰,倒也清闲。

和外面灯光装修前卫,镜花水月的沙龙发廊大相径庭,虽然它的门面的照片写着于1984年我想许多年轻人大抵是不会来这理发的。



冇人共鸣

“磨刀剪换”


理发店隔壁就是打铁磨刀的师傅的铁匠铺,说是铺,不过是几张帆布和竹棍搭起的小棚,门前的竖着一块块木板广告牌,用毛笔写着“磨刀剪换”。


虽然贴近前看木板毛笔字颇让人感到惊悚,但仔细一看发现内容还挺有趣的,大概是老师傅不是很懂现代广告牌吧。但其实也不需要,老匠人的手艺是通过口碑和人情传播的,像小野二郎先生一样。


而刚好是斜坡边的原因,师傅常常俯下身子走下阶梯,钻进工具坊。随后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。


他身边那条棕色腊肠犬,就经常趴在阶梯上打瞌睡,瘦瘦小小的样子,让我想起《寻梦环游记》里那条墨西哥无毛犬,毛发无几更显得它的瘦小了。


冇人共鸣


铁匠铺以右,便是花店居多了,颇像过年时逛花市的模样,老板娘们摆出各式各样的花瓶,上面插满的五颜六色的花朵,红的、粉的、蓝的。


花瓣展开的方向和样子也是多样的,花名我向来是分不清楚的,唯独红玫瑰记忆深刻,甚至连颜色,也因我眼睛年患色弱,无法准确向旁人描述眼睛“看”到的颜色。


但是花的香味依然是符合我的意向的。人们总说花香很淡,确实如此,有种兑了很多水汽的味道,淡到不凑近都无法嗅到。

但来花店采购的女生居多,我也不好意思不买东西逗留太久,毕竟老板娘用着古怪的眼神一直盯着我。


穿过工艺品群店,就到卖吃的地方了,菜市场也是在这一块,所以生鲜和熟食都有售。冒着白气的包子,金黄色泽的肠粉。


路交汇间一家店门前,有个阿姨坐着闲,一直喜欢拿树枝去戳她手里的电蚊拍,让树枝接受她的电击,发出啪啪的声响来解闷。不是一次两次了,我见了多次,总是满脸疑惑地从她身边走过。


「嘉鸣扬」烧腊店,是我必去的吃饭地点,至于它有多好吃吗?我不觉得。但每天中午来这里排队的人络绎不绝,就可以知道它的生意有多好了。几乎每家懂点行的烧腊店都会有一道湛江白切鸡,但我不太相信外地人能做得有家里的好吃,所以我向来对标榜着「湛江」的白切鸡不太感冒,一般都是不正宗的。


但自从疫情过后,每道斩料都涨了价,我的习惯还是不变。我经常能吃一道菜吃到死,都不腻,涨不涨价都与我无瓜。


冇人共鸣

社区居委会


走到万松园街市与大马路相接的路口,左转就是常去的苏宁小店和华辉拉肠,两家紧挨着。小店和七仔一样也有鱼蛋车仔面,味道是一样的,不过这种食物自己动手买也是一样的味道,就是麻烦点。


更多的时候只是饭后来这里捎走一瓶可乐,一瓶小明同学。


「华辉」的菜品价格是偏高的,饭菜也简单,吃不吃得饱是另外一回事,只是这儿的环境整洁,没有几个客人,能安安静静的吃完一顿午餐,是上班前最舒服的一件事。


为了吃饱一开始顿顿加鸡腿,老板娘都要认得这个天天大快朵颐鸡腿的精神小伙,以致于后来每次点菜都要问候一句加不加?


“饭都吃不起了,还恰鸡腿。”




后来


后来认识了很多的新朋友。

每一次相聚吃宵夜,都是一场城市拓荒记,对于我而言,吃什么从来都是重要的。但人多了的时候,吃什么菜好像都是好吃的。


冇人共鸣

烧排骨


哪怕是大家第一次去吃烧烤,我也觉得好开心,在夜色下狂笑,一路穿过宝业路。

我看着23块一份的烤鸡腿,哄堂大笑。

“老板还能再贵一点吗?”


距上一次吃烤鸡腿,要追溯到19年十二月了。 「左岸」的烤鸡腿也才6块,不过看老板娘丽姐的朋友圈,疫情影响学校没开学,她估计也还在佛山休长假。



冇人共鸣


华记是一家在公厕旁的大排档,却拥有三层楼空调雅座。

沿着墙又窄又陡的扶梯,一路盘旋之上。


第一次去的时候,就能看到座无虚席。我们只有三个人,其中两个是女生,找位置的时候旁边就是一群光着膀子的大老爷们儿,喝着酒,大声猜拳。16度的空调似乎都不能让他们的游戏热情有所消停。


等我坐下看清他们的工作制服后,就放下心了,甚至有点想笑。

是顺丰的朋友。


大概也是和我们一样刚下班大家出来吃顿饭。大概是见我们这边有女生,自己也穿着工衣,他们也有所消停。


期间还得接听客户的电话,完后听他们高声嚷道,吐槽着哪些顾客又哪哪哪找不到件,涨红的脸,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,和朋友们争辩到“快递柜......就不能算是签收么?”接连便是难懂的话,什么“公司战略加价”,什么“丰巢”之类,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: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

冇人共鸣

凉拌鱼皮


上了的凉拌鱼皮,和陈添记的区别还是很大,可能是不太用心下功夫,多多少少带点硬。




江南大道中连接南田路处的附近,有一家小小的咖喱店。一楼店面非常小致,最多只坐得下横排四个人,每次两点钟下班,我都会在这儿吃完饭再回家。


冇人共鸣

咖喱鸡排饭,喜加一杯柠檬茶


一次下雨的时候,我撑着伞推门进来,老板娘就认出了我,自然是像往常那样的咖喱鸡排饭,外加一杯柠檬茶。

那次非常尴尬的是,口罩断了,向老板娘讨到了一张,紧张的心情算有所缓解,毕竟上地铁要求佩戴口罩的。




后来一次下雨天,带伙们去打球了,约好在小龙坎吃晚饭,我第一次见识到辣味可以这么又咸又上瘾,比海底捞重口很多。

很晚的时候他们才去到的,大厅同样是热热闹闹,在这聊着广为人知的八卦,嬉笑声不绝于耳。不过也还好,第二天也就去了三次厕所


吃完饭后依然是大雨磅礴,我只好撑伞送走一位朋友,打湿半边身。


进入6月后,夏雨变得多了起来,常常晴天突然就转阴天,阵阵雷鸣。窗外的雨淅淅沥沥,打在温柔的心间,想起一些温柔的人。



我们公司人员流动很快,指定哪一天我就成了其中一位。

只希望这样的吃饭能多一点,再多一点。

最好顿顿有肉。

牛肉最好。


冇人共鸣


有个好同事问过我,有没有见过凌晨4点的万国,我想我还没有加班到这么晚的机会。


我见过的大概是凌晨两点的江南西。

伴随着人间烟火气,随风回到我的温柔乡。


冇人共鸣



-The End -
本作品版权归冇人共鸣所有
欢迎分享至朋友圈

Comments | 2 条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