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NTENT

冇人共鸣


冇人共鸣

与风相伴。

总在下雨天的夜里才想起要写点东西。

天气已经转凉了,而我喜欢的夏天终将还是要过去。

倒不是忘了更新,只是我的生活比以往更加的单调了。

我终于在今天可以和家浚一起打上一局游戏了,距离上次已经是五个月前的事了,我忙着搬家,他忙着工作。

陪伴我多年的电脑也在几个月没开过机的状态下,部分键盘失灵。

所以我用手机记录下最近。


冇人共鸣


我是匆匆离开广州,来到江门的。匆忙到不惜巨额的违约金来到这,这多多少少让我心疼。

而那天又像老天故意的样子,我被老邓的猫抓破了嘴唇,血流不止。

在离职耐克前的最后一天,我选择了中午逃班去打狂犬疫苗。若不是最后一天,我想我不敢这么做。

我是在当天凌晨一点到江门的。

而我老早就约定昊哥了,但我住的地方与他相距甚远。

从来到这儿的第一天,我的作息就强行改变到每天早上45点起。



想来生意场都是利益驱使,以心待人的人不知道会不会有好下场。还得到了非烟酒不能交际的暴论,就算我有一千句话想要解释、驳斥,大环境也使我无语凝噎。去大声控诉,对于现在的我没有一点好处。

大家都喝了,就剩你了。

我无可奈何,端起酒杯一饮而尽。

高喊“再来!”

随后一阵人群哄闹。

依然惜命。

我身体向来脆弱,从喷鼻血到痛风,我都知道烟酒要严厉禁止了,至少来这儿之前我已经做到了。

但我确实是没有退路的,从离开耐克那天开始就是了,想到这,只好接过烟,继续闷口喝上一小杯白酒,但求自己不会早死。

做成一单买卖,背后附加的人情价值仿佛已经脱离了产品本身的质量属性。


冇人共鸣


我有很多不解,但无法言喻,只能沉默。

我听过许多牛逼,饭局上是如此的,无时无刻都在应允着些什么,听起来好像是这么回事,但饭局结束了,大家就可以忘了。

像金鱼。

大家都在吹,我也习以为常了。

我不想做那个“异类”。

但既不想再抽烟,也不愿意喝酒。

遭受的不解,才是我最大的负重。

说到底还是我的话语权不够,不够以让别人尊重我的想法。这样的局面可能会持续很久一段时间,所幸这个行业有很多年轻人进来,我也能从谈话中窥探到一些未来的端倪。


如今我也只能假装认同这个游戏规则,假装顺应这样的价值观,只希望世界不要将所有的我绑架去了。

有些习惯是需要一代代人的时间去改变的。

这也是我对实业有了一次全新的改观。这多少冲击着我的认知,我这一代人(据称Z世代)居多都被虚拟经济影响着,导致了也会想从事虚拟经济的工作,金融贸易,科技互联网,教育等。

但做实业,也可以大有可为的。

来到江门后,发现地理位置可以辐射较远的,除了紧挨着佛山,还靠近珠海和中山。所以常常跟车两头跑。


冇人共鸣


佩媛去新疆喀什的决定,我是反对的。

“隔山隔水的,别去。”

我似乎能说出100个理由让她放弃,却也想不明白为啥要想不开。

隔山隔水,说的不也是我自己吗?

每次路过珠海的山低隧道,我都觉得几重山将我围困住。

车窗外是一片黑,挡在眼前的是山,山风在吹。明明距离朋友们都不远,却哪儿都没法去。

我选择离开广州的时候也想到了,出现了怎样变数上面也提到了。

大家都在跳出舒适圈,去赚到更多的钱,跨越过更高的阶级。

所以后来我反而赞同她的决定。

或许人要去受点苦才能换到好日子。

我常常会感到挣扎,只要我还没离开这。

我是个性格很暴躁的人,我仍然以最大的良善去对待他人,以致于别人一直认为我从不会生气,包括曾经背后中伤我的。

以心待人还是难以落得好下场吗。

一时新鲜感一过,我就开心不起来了,我知道离我渴望的东西越来越远了,我知道的,因为我靠的再近也无法挽回我理应失去的东西。

单纯的情谊无法再增加。

所到之处皆是虚伪奉承,这个行业不容许我有个性。

我想起在某次聚餐结束后,老莫载我去地铁站回广州。我们几个人异口同声地合唱着车里正播放的音乐《堆积情感》

这般简单直白的真性情,令我怀念。

合唱的歌还在响着。

我望着车窗外的黑夜,黑色的轮廓挡着夜空。


冇人共鸣

佩媛约定的日子我也没办法去到。

算是小小的遗憾。

你看,明明买了车,以为空闲的时间多了,能去的地方就多了。

其实能力大了,负担就大了,时间也开始不够用了。准确来说,是属于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。

终究是自己的车子。不是租来的,不是借来的,你要对它负责,捡首尾,或者说负责那份原本不属于你的责任。

我就是会这样。

找女朋友,也是这样的吧,被人们形容得很贴切。


我会想念广州的外卖。

到如今还是只会煮煮螺蛳粉,做饭还不如下馆子。

热气腾腾的香气,陪伴着一天结束的夕阳,迎接黑夜的到来。

偶尔顾着看手机,直到焦糊的味道从厨房传出来。

还是一个人吃饭。

冇人共鸣

记得军佬和我说的,我这个年纪不应该将三十岁的经历提前。我本不应该失去朝气,变得阿谀。

但我没有听他的建议,还是离开了广州。

虽没有了朝九晚五,也没有双休日,我有心理准备,但冲击使我无言。

价值观的差异使我貌合神离,也在不停的自我怀疑。

但我得到了更加强烈的物质,世人所认可的标准。我感觉我什么都不缺了,却依然空落落的。

我失去了快乐。

想得到的快乐其实很简单,奈何世俗的眼光一刻不停歇的监视着我。

原来而立之年的人是这样子的。

这样的我,竟一点都不浪漫了。

甚至有点令人讨厌。

人们说成长之一就是价值观重塑的过程,我觉得是被狠狠地打烂后才重塑起来的,以前我在广州、在学校时可以选,可以躲开这样的公司,这样的领导员工和氛围,可以去抗争。

但现在我没得选。

难得屠龙勇士终会变成龙吗?


冇人共鸣


我感觉自己彻底远离了朋友圈子,既没有年轻文化的交流,也没有繁华的都市烘托,和朋友们连麦开黑成了仅有的一种奢侈。

这也使我突然倍感珍惜我的老朋友们,包括老莫,子嘉,柏乔万和Dbb,听他们讲他们的故事。

故事大多讲诉着难受的情节,大多来自毕业后工作或考研的一些事情。领导压榨,工作强度,低薪资,抑或是对当前的工作感到难以接受,每天如同水深火热之中。

其实这些我以前也遇到了这样过,大家所遭受的打击力度不会相差悬殊,而我也没有很好的办法去给刚毕业的他们做最优解。

我所经历的碰壁和难堪,是每个人都会遇到的,还是说生活本就如此。

也有很多朋友选择了考研,我常常调侃,我都毕业这么久了怎么你们还在读书啊?

唯一的好消息是柏乔万那里听到的,我羡慕他,如同羡慕着自己不复返的大学时光。

我由衷地希望大家能过得更好。

就能少点听到网线那端传来的“假哭”。

哈哈。


后来我终于见到昊哥了。

见到他我是很高兴的,这意味着那天我不用工作,能够暂时逃离出来喘口气。


冇人共鸣


那晚的江门大道我从北开到南。我多少能理解他一些感受,正如每次道别都要彷徨失措一下,回回头时间走得飞速。

夜晚的江边。


我每晚有空的话,就会驱车来到这里。

每天最大的娱乐就是来这儿默默兜风。


音响里播放着赵紫骅的歌曲,稍微拉下车窗,风就能吹进来,盘旋几周,把人的烦恼一起带走。


冇人共鸣


相隔着不到几公里,对岸就是中山。

像极了当初在番禺出租屋的楼顶,望着对岸的海珠。

如果肥仔在身边,我一定狠狠地乘机骂他。

和他合租的那两个月,夏天依然还在,高温、闷热,我常常躲在空调房间看着窗外晒焦的空气。那样朝十晚六加双休的日子,其实还蛮舒服的。

夏天留下了我许多的美好,希望下一个夏天来的时候,又有不同的人生轨迹。

最后要跟大家说声抱歉,我以后可能没有这么多故事讲给大家听了,碍于没有电脑和空闲的时间,去制作一期推文的周期实在太过冗长。

并不是说不会更新了,人的成长总是伴随着很多故事的,只是这次,更新会变成一件更长时间等待的事情。

黑色的浪涌上滩涂,褪去时露出尖锐的碎石。

黑色的天空,遥望天空那边是遥远的你。

每夜都有大量的梦话,细碎且难以编织成文字,所以当你在看的时候,我也在想你。

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还有很多任务没做完。

祝大家好运。

冇人共鸣



-The End -
本作品版权归冇人共鸣所有
欢迎分享至朋友圈

Comments | NOTHING

暂无评论...